您的位置:主页 > 一生所爱 >

卢冠廷的经典老歌何止《大话西游》那首《一生所爱

时间:2020-09-13 07:43来源:未知 点击:

  去年,卢冠廷出了一张名叫《Beyond Imagination》的粤语自选集。双碟装,分录音室和Live版本,他是作曲人。词多出自其妻唐书琛,以及老搭档潘源良之手。

  这些歌散落在角落,多少都听过一耳朵。《一生所爱》不必说,黄沙天,狗样的人生,云端的所爱,多少小孩在嘻嘻哈哈看至《大话西游》的末尾被它震住,里面的意味要多年后才能呷出。

  《天鸟/天籁》多年来一直藏在林子祥的《十分十二寸里》里,“用悲怆交响乐/宁静宇宙悴然惊破/呀/我要飞往天上/呀/像那天鸟翱翔”。存下来的声音里林子祥的嗓音和气势正当巅峰,只记得他气冲云霄,一段歌撑起整首当年风靡的串烧曲的高度。

  《但愿人长久》则隐在张国荣的《Medley: 童年时/似水流年/但愿人长久》里。吉他声一转,往事如水流去,抬头却见星宿依旧。“借夜阑静处/独看天涯星/每夜繁星不变/每夜常照耀”。张国荣气定情深,三首歌圆了无常。

  《凭着爱》更加熟悉,熟悉的是苏芮和姜育恒版本的《再回首》。不同的是普通话版《再回首》是一步一依一回首,《凭着爱》是一步一荆棘一憧憬。最美丽仍然是爱/带泪赏仍然是好”(《凭着爱》),卢冠廷在自选集里择的是更积极的粤语版本,大约跟年岁也很有关系。

  唱歌不像演戏,不存在像不像,只有是不是。这些歌,很让人相信字里行间的真。

  卢冠廷有读写障碍症,对音律有天赋,记歌词则困难。他的大部分著名作品都由其妻唐书琛作词。唐书琛是大军阀唐继尧的孙女,有才女名,为唐氏家族渡港成员中的一位。

  唐书琛擅写情。二人相伴数十年,情深意笃的词有不少。但各自又是有故事的人,所以亦有《一生所爱》和《但愿人长久》这样失爱和错爱的作品。随着年岁渐长,唐书琛的词里有了探寻哲理命运的动容。《世事何曾是绝对》与《人间天堂》喟叹世事无常,又安慰道“愿昨天的少年/来日一天/明白人间天堂/就在心的深处”(《人间天堂》)。

  唐书琛的哲思不深刻,不骇人,但温婉妥帖,再由卢冠廷唱来更有长者谆谆的意味。它不是让人领悟,是教人放心,朴素的道理自会在拐角与你相遇,领你行路。

  《Beyond Imagination》耐咀嚼,但最初听到,却是第一首歌的前奏响起便被它吸引。作曲、编曲、唱歌的卢冠廷按自己的心意做出这张发烧碟,几位吉他大师的鼎力相助,洞箫、二胡、口琴等别致乐器相配,令专辑翻来覆去百听不厌。

  《快乐老实人》吉他贝斯鼓加键盘的标配疏朗开拓,卢冠廷的人声清晰磊落,“我要每天展笑阔步朗日下/欢喜即说欢喜/不需多顾忌”。市井里的坦率,末端的二胡独奏和“嗨呀嗨,嗨呀嗨”活活泼泼欢心振奋,流行歌曲里罕有的气象雄健。

  《最爱是谁》里的吉他疏落梦幻,“任每天如雾过去/沉默里任寒风吹/谁人是我一生中最爱/答案可是绝对”(潘源良作词)。卢冠廷的清亮声音竟然还像少年,明明迷惘却干净得像一滴水。

  《天鸟/天籁》数声洞箫拂过,“纷争不属我,今生将尽放”豪情万丈。又是一首典型的卢冠廷/唐书琛作品,不管世事纷杂依然心思纯净。倒不是一味念旧,当如当年香港那样浅薄不深究,但个个斗志昂扬心比天高拼命三郎的氛围里诞生的影视与音乐太符合优秀流行作品的特质,四个字:扬眉吐气。如今卢冠廷为之加上数声洞箫,如日暮黄昏一片。

  《凭着爱》让人难忘的是鼓。寥落的吉他和深情人声诉说寂寞,后半程却鼓乐齐奏,弦乐划破长空,不是渲染悲壮,是突然的晚霞满天春来破冰,恨只恨它戛然而止。

  《但愿人长久》几乎是卢冠廷神经质又倔强的声音的独角戏。弦乐颠倒星辰,卢冠廷如孤独观星人,唱得缓之又缓,唱到繁星坠落东方月白。

  两个新版本的《一生所爱》,吉他加人声,旁若无人,酒吧夜半老不老的中年人之歌。Solo的变调爽利又极美,比当年的版本少一分愁绪多几分坦荡。当时没有注意到,“鲜花虽会凋谢但会再开,一生所爱忍让在白云外”这一句,一直以为是“仍然”而非“忍让”。如今才知道是“忍让”,只是所爱为何要忍让在白云外?

  懂不懂,或许都有定数。是被动的“仍然”,还是主动的“忍让”,歌总教你认了吧。认了,才有绵长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