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旋风少女第二季 >

【旋风少女】☆续影视第二季☆文贴

时间:2020-09-24 18:48来源:未知 点击: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是吧,百草?”晓莹手里捧着一袋番茄味的薯片,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问百草。今天晓莹的心情那么好,还是拜亦枫所赐,因为他给她买了好多零食啊!

  “百草,百草!?”晓莹没有听见百草的回话,奇怪的转过头来,“百草!喂!你不是傻了吧?”说着用力摇着百草的身子。

  “恩?要训练了吗?”百草这才回过神来,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就开始找道服。“百草,你真的傻了啊!我们早就晚训结束了,你刚刚才洗了道服呢!”

  百草的脸有些苍白,红润的嘴唇此时也黯然失色,几缕刘海的发丝黏在额头上,看上去像一个病人。最主要的是,她的眼神有些许空洞,好似被摄了魂一样,如同机器人一般。

  她慢慢又坐下来,静静的凝视着窗外的明月。不知不觉想起了那首歌:“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呀,人总是会分离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嘛。但是,但是,为什么,心中还是惦记着那个人呢?所有的所有,都只是回忆罢了,也只能是回忆了。

  百草目光落在架子上的木盒子上。她站起身,默默的走到架子旁边,拿起了那个盒子。缓缓的推开盖子,里面躺着一个小巧玲珑的草莓发夹:那是若白在她生日当天悄声无息的送给她的。百草细细抚摸着发夹,却摸出了碎裂的痕迹。此时此刻,百草的心忽然一痛,为何自己连他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都保管不好?

  初原清澈的眸子里映出前所未有的沉重,快步走向A03号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倔强的男生,但如此倔强的他,却昏昏沉沉的睡了5年!

  心率测试仪还在不停的响着,显示一切正常。可是,为什么若白还是醒不过来呢?

  喻初原终究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百草,也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是——若白的父母。

  “叮铃铃铃——”电话声想起,初原看看若白,又无奈的摇摇头,走出病房接电话。

  “若白,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接完电话的初原默默又回到若白身旁。守着脸色苍白的若白,初原心中早已忘记了当年他退出元武道时,若白对他的偏见与不解,只盼望着他能够醒过来。

  慢慢的,初原的思绪飞向了窗外。这5年来,他没有陪在那个女孩身边,她会不会忘了自己呢?又或许,已经找到了新的生活?

  似乎是猛然记起了什么,若白突然睁开眼,焦急却又有气无力的对初原说:“初原,手机……”

  若白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明显是身体还没有好透,但是仍然执着的说:“手机,我要给百草,咳咳咳,打个电话。”

  初原又是一怔,原来,在若白心中最深处的,真如廷皓所说,是那个戚百草啊……

  出于若白的身体状况,初原果断的拒绝了:“你还是先养好身子,再告诉百草吧,毕竟你现在在松柏可是个死人。”

  训练馆内,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在垫子上激烈的比赛着。随着计时器最后一秒结束,长安走上前来。“红,胜!”

  “不错,百草。干的漂亮!”百草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双手拽着那破烂不堪,短了一大截的道服。

  长安看着百草的眼神渐渐转为宠爱,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百草,今天下午我陪你去买件道服吧。”百草连忙摇了摇头,依旧是沉默。

  亦枫见状,对长安说道:“长安教练啊,那个,这件道服是百草从小到大一直穿的,而且……”

  百草快步走到亦枫面前,激动的说:“亦枫师兄,你说的都是,都是真的吗!?”

  长安的头发略有些凌乱,发丝随意的散在一旁。深邃的眸子里映出了失落与气愤。

  “训练到此结束!”随着长安的一声令下,大家纷纷松了口气,收拾东西走出训练馆。

  夜晚的星星格外耀眼,百草不禁仰头望着星空。会不会其中的一颗星就是若白师兄呢?

  “怎么还不开始训练?” 长安的一声斥训打断了百草的思绪。她愧疚的低下头,小小声的说了一句“噢”,转身进入了训练馆。

  一声声清脆有力的喊声从训练馆里传出,百草的前额沁满了点点汗水,却丝毫不懈怠,仍然专心的练习着元武道。

  一旁的长安满意的点点头,说:“好了,休息一下吧,一会儿再练。”说着递给百草一瓶水和一条毛巾。百草默默接过,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长安教练,我还是继续练吧。”百草刚坐下几分钟,便又站了起来。长安知道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了。

  不见其人,却闻其声。晓莹的吼声从门外传入训练馆。只见范晓萤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百草,你的草莓发夹……”

  正在训练的百草心里一怔,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视线似乎模糊了。她看见晓莹惊恐的扑过来,她看见长安心疼的扶住自己。但是此时百草心里,只有那个草莓发夹。

  一辆车“唰”的停了下来,那是一辆豪华的敞篷跑车,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人。他有着英俊的外表,火热的内心,其中一只耳朵上还点缀这一个亮晶晶的耳环。他不仅是方氏集团的继承人,并且也是天下元武道第一人——方廷皓。

  廷皓看见百草瘫坐在地上,双眼空洞,不禁开口:“晓莹,百草这是怎么了?!”

  晓莹摇摇头,无助的望向长安:“我也不知道啊,我就和百草说了句草莓发夹我找不着了,话还没说完呢,百草就坐地上了……”

  “草莓发夹?”廷皓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又立刻伏在百草耳边,轻声说道:“百草,草莓发夹好着呢,你不用担心。”

  长安默默在旁边扶着百草,一句话也不说。但是看到廷皓对百草这样亲密的举动,眼底有了些怒气,冷冷的注视着廷皓。

  晓莹见状,立马起身说道:“那个,长安教练,廷皓前辈,我去那些冰块来啊。”说着跑出了训练馆。

  廷皓也起身,看着坐躺在长安怀里的百草,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对长安挥挥手:“既然这样,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拜。”

  转身离去,廷皓的背影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惨淡和寂寞。坐到车里开出了松柏道馆的大门,他才停下来,掏出裤子口袋里的那两张电影票,转瞬间便把它们撕的粉碎,扔出窗外。

  看着满天飞舞的电影票碎片,廷皓嘲弄的对自己说:呵,方廷皓,他们两个,哪轮得到你来插手?

  “七月份,我们会迎来第二届元武道美少女大赛。由于第一届的播出深受好评,所以即将在三个月后举办第二届。”长安手持教棒,在训练馆内走来走去,“今天我们会举行馆内选拔赛,因为上次大赛第一名是我们松柏道馆的选手,所以这次我们有两个名额。”说完,长安的目光定格在百草的身上。

  百草坐在长椅上,静静的看着大家。由于昨晚被晓莹吓了一跳,腿一软,脚踝那里就崴了一下,膝盖也因为撞到了地上隐隐作痛。

  “哎!不公平!为什么只有元武道美少女大赛,没有元武道美少年大赛呢!真是的!”秀达一叉腰满脸怨气的大嚷道。杨睿打开他的专属小扇子,抚魅的说:“就算有美少年大赛,你也不够格嘛!要像我这样堂堂正正的美少年才能参加啦!”说着还轻轻的打了一下秀达。

  “哈!”晓莹发出一声清叱,向萍萍冲去。横踢!先发动攻击,二话不说直接向萍萍的腰部踢去,却被萍萍闪过。萍萍也不甘示弱,一个双飞踢腾空而起,晓莹瞳孔一缩,双手赶忙护在胸前,挡下了一击。